第十二章 判卷不公(1 / 1)

小说:仰望邃空 作者:竹江人
仰望邃空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
竞赛结束,当晚一众老师加班修改着试卷。竞赛试卷改起来难度不大,多数同学交的白卷,真正需要认真改的试卷不多。作文成绩主要由莫化浅判分,政治老师莫钱丰辅助;而数学成绩莫瑞判分,自然课老师莫喻辅助。最终成绩交由莫化浅核对确认。奥数判卷中遇到了难题,莫驰和莫洛的答卷,解题方法虽异,答案却都全部正确,皆应判满分。但奥数一等奖只有一份,莫瑞和莫喻犹豫良久,最终还是给了两个满分。成绩很快汇总,交到了莫化浅手中。当莫化浅看到两个一百分时,立即拿出了莫洛和莫驰的试卷,聚拢了判卷老师,围坐商议。“各位,大家都清楚,我们这次竞赛每个奖项的奖品是固定的,数量也是严格限制了。一等奖只有一份奖品,现在奥数却有两个满分,我提议,这两张试卷还是要分一下高低。”莫钱丰点头应允:“今年这一届毕业生,可真算是历届中最强的一届,不只是奥数有两个满分。就说作文,莫艳红和莫驰的作文可真是各有千秋,要不是莫驰行文中有一字修改过,都很难分辨出孰高孰低了。”莫化浅道:“我判卷,向来极其严格。数学判卷虽有答案可参考,可答案不是唯一判定成绩高低的依据。在答案完全正确,没有高低之分时,我们还得从卷面,行文中来辨出高低。各位以为怎么样?”莫化浅说着话,看向莫喻。莫喻是女士,平日里便很少发言,尤其对校长莫化浅,带着一层深深的敬畏。见得莫化浅看着自己,莫喻慌忙点头:“莫校长说得有道理,如果不得不分出差别,这卷面也是很好的区分标准。”“莫校长,你这以作文标准判数学卷子的方法,不可取。数学讲究的是方法、思维,答案准确是对错的基本标准,在此之外的高下之分,应在方法之上,越是简便快捷,越能体现差别。如果按这个标准,这两份试卷,莫洛可是高了很大一截。”莫瑞明白莫化浅提议潜藏的意思。这么多年来,每次考试莫化浅都会来检查试卷,莫洛数学经常拿不到满分,便是这莫化浅常常在莫洛试卷中找出错别字,从而给其扣分的。以前,莫瑞睁一眼闭一眼,也就过了。可这次竞赛,关系到竞赛名额,莫瑞却是不得不争。“莫助理,我们也知道你这一年来跟莫洛的关系,可徇私不能超过原则呀!我仔细看看这两份答卷,再看看标准答案,这莫驰的试卷,尤其是最后两题,与标准答案基本完全一致,从解题过程来说,肯定没有错误。但莫洛这试卷,就有些不同,解题篇幅虽短,但其中也比较晦涩难懂,是不是简便快捷,这可很难说呀!”莫化浅皱眉说着,对莫洛的答案,他并未细究,一些转折之处,对他而言确实不甚明了。莫瑞闻言一笑:“莫驰的这份试卷确实与标准答案相近,百分之六十的题,与标准答案解题方法一模一样,这倒也很让我怀疑,莫驰是不是提前练习过这套试卷。毕竟,我这试卷是购买的模拟卷。莫驰如果事先练习过,这倒是不能体现他的数学能力了。毕竟去年,像最后压轴的这种题,他是解答不出来的。”莫瑞的据理力争,使得莫化浅脸色很是难看:“莫瑞,你这可都是猜测,对学生能力的判断,参考依据也不是你说的这样。就算莫驰做过这题目,那也只能算是他刻苦学习,见识广,学得多,自然做得就正确。就比如我们的期末考试,很多题目都是课本里现成的题,不能因为学生都做过,就说能做对的学生是没能力吧!”莫钱丰也摇头道:“莫助理,你这番论断确实是站不住脚的。我看这样,我们几个老师教的内容不同,观点不同也是可以理解的。这两套试卷我认为我们判卷的四人,直接投票,以两分为差距,将他们分出差别来。莫校长,你以为如何?”莫化浅立即接话道:“我同意钱丰老师的提议,我认为莫驰的试卷,字迹飘逸潇洒,干净整洁,同时答案更接近标准答案。我第一个支持莫驰这份试卷占优,领先两分。”莫钱丰点头,也在莫驰试卷上一点道:“我教政治的,对这两位同学答题的方法看不太明白,单纯从卷面和答案准确度来说,莫驰确实占优,说完也站在了校长一边。”莫钱丰说完,与莫化浅一道将目光看向莫喻。莫喻被盯得心神紧张,一时不知如何拿主意。“既然校长和钱丰老师提议了,那我也不坚持我的意见,同意你们的提议!”莫瑞不想莫喻为难,抢先表达了意见,停顿了一会后,又道:“这次一等奖归莫驰我没意见,但是全国奥数名额必须以两次竞赛成绩作为参考,现在综合下来,莫洛胜出,名额归他!”莫化浅皱眉:“名额的事容后再议,这次竞赛成绩就先以我们统一的意见定吧!”莫化浅说完,也不顾莫瑞意见,直接在莫洛试卷上,拿着红笔,圈涂一番,将一百分改成了98分。竞赛第二日,榜单很快放出。榜单成绩与多数同学的预测有了些许差距,但还算在可理解范围内。作文第一名莫艳红,第二名莫驰,与第一届的排名变化不大。奥数第一名莫驰,第二名莫洛,两者相差两分;莫艳红85分,与满分相差了一道题目的分数。放榜出来后,众人讨论不多,对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意外,反而很多人觉得这样的成绩才是情理之中,尤其班中的女生,对心目中的男神莫驰,再次踏上数学顶峰,均是感觉欣慰。莫洛对这次没有拿到满分有些疑惑,猜测着大概是错别字的原因,在心底狠狠自责了一番。最重要的是,答应了体育老师送足球的事情无法兑现了,莫洛对自己说大话的结果有些羞愧。放榜后的第一节数学课,莫瑞又延续了首届奥数的模式,直接让得到第一名的莫驰拿着试卷,讲解题目。莫驰讲课比莫瑞生动了很多,语言流利,表达清晰,加上其颜值高,这一趟课讲得比莫瑞还精彩,引得班上一众女生一字不漏地认真听着、看着,当然,莫艳红除外。一堂课的时间,莫驰没能将全部题目讲完。临下课前,莫瑞依然掏出了标准答案的小册子,对着全体学生道:“莫驰同学这次题目答得很好,他的答案百分之六十与标准答案一致!莫洛、莫艳红同学这次奥数成绩也很不错,他们的一些解题方法比标准答案更简便,大家空了可以相互交流,也可以传阅这本标准答案。”说完话,莫瑞将标准答案依然放在了莫驰桌上。听着莫瑞的话,看着桌上的标准答案,莫驰脸色一阵泛红,脑袋压低了数分。莫驰的表情,都映入了一旁莫艳红的眼里。下课后,莫艳红跑去找了莫洛,要了莫洛的试卷,认真地看了起来。惊叹于莫洛解题方法巧妙的同时,莫艳红发现试卷中没有出现错别字,但依然没有得满分。而试卷上98分那几个字迹,莫艳红很熟悉,那是她爷爷的字。这一日,莫艳红回到了家里,很不开心。忙完事务回到家的莫化浅,来到了孙女的书房。“艳红,这次竞赛你表现很不错!近一段时间,可以专心放在作文上了,多读一些佳作,为市里的竞赛做好准备啊!”莫艳红转身,瞪大了眼睛看着莫化浅:“爷爷,我越来越不喜欢你了!”“说得什么话?我每天忙碌,还不是为了你能过上好日子,能每天进步!”莫艳红小脸红扑扑的:“你教我读那么多书,让我知书达理。但我发现,爷爷你做事很不讲道理!”莫化浅见孙女的表情,不像是开玩笑,但又想不出原因:“那你说说,爷爷哪里不讲道理了?”“你一个语文老师,却硬要批改数学试卷,我看了莫洛的试卷,也听了莫驰讲题。他们的试卷,从数学角度来说,莫洛应该得一百分,但你把莫洛试卷扣了两分,让莫驰得了一等奖。”莫化浅闻言脸色变了:“艳红,他们两个人试卷的评分,可是我们几个评卷老师一致讨论的结果,不是我一个人做主的,莫助理也是赞同这样评分的。这且不论,你指责爷爷,爷爷也虚心接受批评。但自上个学期以来,我可是听说,你私下里总是与莫洛一起交流,可不是被他甜言蜜语欺骗了吧!我可警告你,与莫洛这种穷孩子混在一起,对你的学习以及将来都会有影响,爷爷禁止你与他来往。”莫艳红闻言,心中委屈更甚:“爷爷,有你这么怀疑孙女的吗?我与莫洛只是交流学习,哪有什么甜言蜜语,欺骗什么的!我不跟你说了!”说完,一头爬在了桌上,不愿意搭理莫化浅了。莫化浅无奈,只能退出了书房,回到自己的卧室,一个劲摇头,自语道:“大人的事,小孩子怎么能理解呢?”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