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炭期货 > 科幻灵异 > 道极功 > 第二章 赵蝶儿

第二章 赵蝶儿

    天色不早,柴玉着急回家,但身子疲乏又有新伤,再着急也快不了。他捡起掉落地上的猎物,重新挂在身上,又把兔子就地卖掉,掸了掸身上泥土,重新捯饬好才回去。    走过一间间白粉刷的房子,转弯进入小柴村西南角,是一处灯光昏暗的茅草房。那就是柴玉的家。    柴玉看见有灯,心中一喜,推开木门进去。庭院不大,倒是干净,北间堂屋,东间厨房,西间本是牲口的屋子,现在里面放了一张床,就是柴玉的房子。    这个院子还是他爷爷结婚时盖的,当年也风光一时。如今奶奶去世十几年,爷爷也走了六个年头。几十年岁月过去,屋子虽然还在,但遇到大的风雨天气,漏雨就是常事。这种情况随着柴玉年长越发糟糕。    柴玉羡慕其他家盖起的砖瓦房,再看自家的木房,胸口又闷又酸。    “小玉哥哥,你回来啦?”随着一声清脆响亮的笑声,一个俏丽的身影飞快地从屋子里跑出来。    柴玉生怕身上污浊沾到她身上,连忙避开,小心叮嘱:“别动蝶儿,哥哥身上脏,不要弄脏你漂亮的衣裳。”    赵蝶儿有一张精雕玉琢的粉嫩脸蛋,水汪汪大眼睛,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,听到柴玉的嘱咐,乖巧地站在他面前,眼神中充满欢喜。明天就是她十三岁生日。柴玉答应送一只白兔子,当做生日礼物,约好今日相送。    看来要食言了,柴玉心里很不是滋味。    赵蝶儿关切道:“小玉哥哥回来这么晚,身上有那么多血,没出事儿吧?”    柴玉不敢直视她炯炯有神的眼睛,本来还想解释开脱过去,忽然听到赵蝶儿第一时间关心他的伤势,心底涌出一股暖流。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今天……今天想着抓个小白兔送给你,没太注意时间。”话没说完,柴玉的脸就红了。    “小白兔呢?”    “小白兔……本来……”柴玉吞吐半晌,脸颊烫得说不出话。他猛地抬起头,咬了咬牙说道:“蝶儿,小玉哥哥没能完成约定。下一次!我保证下一次一定给你带回来!”他恨不得用尽全身力气说出来。    “小玉哥哥你安全就好,小白兔我不要了。”赵蝶儿粲然一笑,眼睛完成了月牙。    柴玉差点激动地哭出来,这个妹妹太好了。    赵蝶儿虽然不是亲妹妹,但比亲妹妹还好。以往他早上出去,黄昏回来,最晚不过太阳落山,赵蝶儿总是第一个出来迎接,每次都关心有没有受伤,是不是遇到危险。她还比他小两岁,表现却比柴玉还成熟。    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一点儿也不错。    柴玉走到厨房,点上油灯,把身上的猎物放下,打了盆水,开始洗手,问道:“爸妈呢?”    赵蝶儿解释道:“爸爸出去后还没回来。妈妈和我吃完饭,就去忙了。今天好像坏了不少渔网。”    柴玉心情有些沉重,赵蝶儿很是敏感,问道:“小玉哥哥,你脸上不好看,是不是有心事?”    柴玉勉强打起精神,笑道:“今天有点累。”    “只是累还好。我还以为你在山里面受伤了,不愿意讲出来。妈妈早就不让你进山打猎,说是危险,要不你以后就不去了。”赵蝶儿满怀希冀地看着他。    柴玉不忍拒绝,却不得不拒绝。    “不去怎么行?”柴玉擦干手回应道。他拿出锅里留下的饭菜,又问道:“你吃饱了没有?”    赵蝶儿搬了小凳子坐到他对面,笑嘻嘻道:“我吃饱了,看着你吃。”    柴玉莞尔一笑,大口吃了起来。风卷残云,很快消灭干净。他把碗筷洗刷干净,准备去后面帮忙。赵蝶儿一路跟随。    后面百米不到就是海边,海岸上竖着木杆,拉着绳子,少数几家晾晒渔网。今日不比往日,人人皆可修炼,但凡有些本事的人,都愿意进入鸡鸣山杀几个大猎物。一个猎物少说赚五六十两银子,可比下海捕鱼挣钱快得多。    小柴村只有一本心法,偏向阳刚,不适合女子修炼,男人就必须成为顶梁柱,才能过上好日子。    星月高悬,夜风吹拂,海面泛起磷光。一个四旬上下的妇人,正在渔网前忙碌。柴玉二人走过去,高声叫道:“妈!”    妇人正是柴玉的妈,姓李名苗,是不远处李家庄人。李苗见到两个孩子过来,放下手中的活儿,催促道:“夜里风大,小玉快带你妹妹回家去,免得着凉感冒。”    柴玉驻足脚步,劝住妹妹:“蝶儿,你快回家,我去帮妈妈干活儿。”    赵蝶儿不满意道:“我也要去。”柴玉知道她很倔强,此时天色已晚,费力气劝她回家,不如赶紧帮妈妈干完活儿。他脑子转的很快,不在阻拦妹妹,疾步过去,拿起破旧的渔网,修补起来。    知子莫如母,李苗知道两个孩子个性十足。哥哥年小老成,生就一颗为家里操劳的心;妹妹年小固执,不情愿的时候说再多好话都不行。    柴玉轻车熟路,干起活来很快。李苗看着儿子瘦瘦的身子,无奈摇了摇头,不再说话,抓紧干活儿。母子三人合力,终于修补好渔网,不当误明日使用。    此时月色明亮,星辰漫天,璀璨星光成了一条波光粼粼的带子,横亘天际。    “天不早了,赶快回家吧!”李苗准备把渔网搭到绳子上,晾晒起来。柴玉一把抢过去,催促道:“妈,你和蝶儿先回去吧。”也不容李苗反驳,开始收拾地上的渔网。    李苗既是无奈又很欣慰,拉着赵蝶儿回去了。柴玉又废了一炷香的时间,将渔网搭好。正准备回去,忽然觉得天色明亮,夜景很美,不如留下修炼一下。    柴玉想到做到,就在沙滩上活动起来。    当今世上修炼者叫玄师,玄师修炼心法万千,实则全部按照七星归一法修炼。七星归一法是七星道人创造,此人何时人物,柴玉不太清楚,只知道是数百年前的前辈。    玄师提升一个大境界,就会凝练出一枚玄命珠,当九枚玄命珠凝练出来后,就能尝试突破数百年来,令无数人朝思梦想魂牵梦萦的至高境界——道神。    七星归一法是用丹药辅助,在玄师玄力达到圆满水平时,吞服流传下来的七星丹,用强大的药力辅助凝练玄命珠。    成则晋升,败则爆体而亡。    据传,七星道人创立的七星丹,本意是服用炼化成功,即可白日飞升,突破道神。但无数人尝试后,无一成功。经过数百年的发展,结合后人智慧,用七星丹的方法创造出适合每个境界的炼丹方法。    因为是七星道人的创意,后人还以七星丹的名义称呼。    七星丹到底是何物?    是固温丹、云霞丹、紫仁丹、七血元丹、凤魄丹、地王丹、天魂丹这七种丹药合称,才叫七星丹。    玄师想要提升大境界,只有炼化每个境界的七星丹,才能真正突破。玄师想要达到能炼化七星丹的圆满境界,必须要用心法修炼玄力。    大道唯一,心法万千。    小柴村流传的心法叫《蛮牛劲》,又称《蛮牛十三经》,共有十三重境界,达到第九重时就能服用一珠七星丹,成为一珠玄师。    柴玉年纪虽轻,却练到第五重境界。他按照心法里面记载的玄术,施展起来,虎虎生风,可比今日柴方出拳更快更猛。想到这里,他就懊恼至极,早知道白兔免不了被杀的命,还不如将它放走,大展拳威,狠狠痛击柴方、柴洪一顿。现在倒好,送给妹妹的礼物没落下,反倒平白多了一身伤。    柴玉气急败坏,怒目咬牙,打了一圈,热汗淋漓,说不出的畅快。    银月高悬,海风吹佛,海潮已经慢慢退去。    柴玉修炼得气喘吁吁,时候也不早,就准备回去休息,明天准备带着赵蝶儿好好玩耍一番,弥补礼物的缺失。    柴玉从海边瞥了一眼回过头,又猛地扭过去,眼睛微眯,小步跑到海边。海潮褪去,波浪翻滚,一件黑黢黢的东西被冲到岸上。柴玉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临到跟前,才惊呼一声,连忙弯腰扶起——是一名穿着面容花白的老者。    老者穿着一件黑色素衣,面容枯槁,紧闭双眼,嘴角还带着血迹。柴玉用手一摸,没有气息,正有些惊慌,突然死人睁开双目,一双苍龙的严重迸**光。柴玉吓了大跳,拘谨紧张地打量着他。    “老人家没事吧?”柴玉心头“突突”乱跳,缩着脖子问道。老者目光冰冷无情,令人他浑身不自在。    老者没有说话,看看他,抬头看看身后的村庄,随后扭头看了看海面。他咳嗽两声,捂住胸口,有一道鲜血从嘴角渗了出来。柴玉“啊”了一声,忽然又僵硬住。    他猜测老者是海边其他村子的人,仔细一想,附近村子不说全部认识,也都面熟,老者绝不是附近人。老人昏迷不醒,被好心拖到海岸上,醒过来却目光冰冷不说感谢,甚至连话都不说。    这让柴玉感觉不舒服,就把话停下来,但他愣在原地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,脸色涨红,显得不知所措。    老者抬头看了看远处的鸡鸣山,撑开柴玉,站起身,也不答话迈开步子就朝山中走去。    “老人家鸡鸣山凶险,晚上就不要去了。”柴玉见他竟然晚上上山,匆忙叫他回来。但老者不仅口哑,耳朵似乎也不大能用,像是没听见似的快步消失在村头。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章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