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象?至宝?

云沧掩盖了身形,便向那遗迹的大门直冲过去,好在之前因为种种变故,人群让开的道路并没有合上,是以云沧并未受到任何阻碍便轻松的到达了遗迹前。

只是,云沧向前冲刺,却是在遗迹前感受到了一股波动,再走了一步,景色未变,开门的人却变了。

云沧大惊,知道刚才自己所见的一切都是幻觉,想必是布下的阵法,能瞒的过她,想必是无比高级的了。

想到这里,云沧不怕反喜,实际上有着上辈子的经验以及灵戒,一般的东西,传承,对于她来说如同鸡肋。

她跟来队伍,也不过是想熟悉一下新的战斗方式而已。然而却不想竟然遇见了这个能骗得过她的阵法,这个无疑是值得她去探索的。

云沧偷偷潜过去,隐藏在树下,看着那正在启动遗迹门的三人。

个个都是身体僵硬,目光呆滞,拼命的输入自己的灵力,很明显是被控制了。

云沧望着那几个人,面露犹豫之色,她不知道要不要救。

但还不等云沧思考出来,那门就突然间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,云沧大惊,来不及去思考其他的,便立刻到那个领头人旁边,夺走了他手中的物品,然后一巴掌便拍晕了他们,将他们拍出幻境,是生是死全凭他们自己的造化了。

不过,哪怕是他们可以活下来,也只会因为过度透支灵力而成为一个废人。

到时候他们的境遇恐怕也好不了多少。不过这些都与云沧无关了。

云沧现在是将所有精神都聚集在了一起,抵抗着周围无处不在的压迫感,与那灵力不断丧失的空虚。

她之前走到树后便感觉到了一丝压迫,本以为是遗迹常有的,便不在意,却不料到达门前,这压迫感立刻上升了几个层次,而她之前还拍离了那几个人,不仅消耗了些许体力,而且,没有他们挡住,压力更是从各个方面传来,让云沧差点承受不住。

不过云沧静下来调息了一下,强悍的体质便起到了作用,周围的压力所造成的影响不断减弱,在云沧习惯了之后,更是完全无用了。

虽然压力没有效果,这所遗迹却已经成功的引起了云沧的好奇。让云沧产生了一股征服欲望。

现在就是要进门了,于是云沧拿起刚刚抢来的宝贝仔细端详着。直觉告诉她,这个盒子也许有重要线索。

这件物品四周泛着紫红色强光,外观就像是一个盒子,却没有丝毫缝隙,似乎只是一个平常的长方体而已。

在它的一面却是雕刻着许多花纹,古朴的淡紫色纹路,透露着些许高贵与神秘。

花纹一条条的呈现,构成不规则的形状,看上去却是难得的和谐,颇有一种圆融如意的感觉。

单看花纹,每一段各不相同,却偏偏看上去华丽至极,隐约透露着古老的奥秘。

云沧仔细的看了半天,也依旧看不出什么名堂,看久了,还有些头疼眼花,云沧也就放弃了,转而思考这个物体的材质。

云沧盯着它,隐约觉得有些熟悉,答案更似呼之欲出,却偏偏好像差了点什么,让云沧难得的有些着急。

再细细观察,却发现花纹锦簇的中央一闪而过一道冰蓝色的光芒,让云沧立刻大叫了起来:“冰魄!”

看着这块冰魄,云沧难道的有些激动。要知道冰魄是一种难得的至宝,并且无法区分它的种类。

它做武器,又可以当极致元素,一颗米粒大小,便可以让武器成为独一无二的绝世神兵,若是选择吸收它,哪怕是废材,都可以拥有极致的冰元素。

极致说的不是元素的品质,而是指对元素的感知力最强,感知力则代表着对元素的吸收能力。

最强基本上可以代表着你哪怕是天天睡觉,也可以轻松到达云沧穿越前的等级。

并且,若是打架,则是用多少灵力,补多少灵力,完全不需要担心灵力消耗过度,导致亏空。

不过这种天才往往是被人嫉妒,暗害的首要目标,并且这种体质在晋级时往往会引来元素强烈波动,完全是给仇敌提供了一个gps,生怕敌人找不到似的。

而云沧前世就是这样的天才,为什么刚开始会混的那么惨?

完全是因为云沧刚出生,便因为天赋而觉醒了对灵力的感知与修练,不过云沧当时是早产,有是婴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