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炭期货 > 都市言情 > 和总裁隐婚后 > 第五十二章 红酒

第五十二章 红酒

慕容易低头应了,心里却将这女人的话全部记在心里。

这仇,她等着,他就不信,任凭她有天大的本事,还不是个女人,真当自己是能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了不成?

恰巧门外有服务员送来酒,因为是私人聚餐,服务员一般只是在门外等着客人自己来取餐,慕容易开门,推着摆满好几瓶酒的餐车,背对着宫芯。

从怀里的口袋里掏出一袋药倒到酒杯里和着酒水搅拌在一起。

坐着的宫芯对他刚刚私下里的小动作全然不知。

慕容易一脸伪笑的将置有药的酒递给她:“刚刚聊了那么久,也累了,这杯酒,全当是我为刚才的话赔礼道歉,宫小姐肯赏脸喝了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杯子里的红色液体在高脚杯的衬托下有些诱人,带着酒水香浓的味道扑鼻而来,是她最喜欢的红酒牌子。

宫芯挑眉看了他,没想到这人还真挺会下功夫。

她向来爱酒,尤其是红酒。

喝完就好办事多了!

慕容易眼睛盯着酒杯口,像是在看什么猎物一般,嘴角还噙着笑,看的宫芯心里有些发麻。

“你看什么?”

意识到自己不善的目光的慕容易回过神:“没有,只是看宫小姐的唇色和这杯中酒一样好看,一时间失了神。”

是个女人最喜欢听的就是赞美,何况还是宫芯这样一向以美为天大的事的女人。

宫芯被他三言两语的花言巧语弄的不自觉的放松了警惕,抿了口杯子里的酒,“算你有点眼色,可你别以为你说两句就能让我答应追求你了,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!”

“是是是,我知道了。”慕容易又替她倒了点。

慕容易看着液体顺着喉咙下去,眼眸微沉,闪过一丝精光,便很快又消失不见。

死不死心,现在由不得她说了算的。

没过一会,宫芯便觉得脑子有些浑浑噩噩,紧接着浑身渐渐生起一种燥热感,宫芯晃了晃脑袋,“你怎么有两个脑袋?你是……”

宫芯眯了眯眼,有些看不清面前的人,再睁眼时,面前端坐着一张熟悉的脸。

宫芯欣喜若狂,顺带着扑过去抱着那个人的腰身:“琛哥哥!你怎么来了?”

见她如此,便是药效很快发挥了作用。

他给她下的不是普通的烈性春药,里面还夹杂着一种能让人神经麻木,神经错乱的药物,为了药效发挥的更好一些,他今天还特地穿了左琛最常见的黑色西装,模仿着他平时的样子,宫芯很难再辨认出来。

慕容易回抱着她,指肚在她脸上轻轻摩擦,装出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:“我来看看你,怎么才一会儿不见,我就这么想你呢?”

听到这句话,宫芯别提有多开心了,笑着依偎在他怀里,不断的蹭着他,想要降低一下自己突升起来的燥热,手没有意识的在慕容易身上胡乱的摸着,脸还往慕容易身上凑:“琛哥哥,芯儿好热,你帮帮我,求你了。”

宫芯长的本就不赖,加上醉酒,脸上酡红一脸,眼里引着他的样子,尽管喊的是别人,又有什么关系呢,反正他又不在乎。

他只要她的钱就行了。

女人身若无骨的身姿不断蹭着他的,还时不时在他耳边气吐芳兰,宫芯踮着脚尖凑到他耳朵边,“琛哥哥,求你了,给我。”

说完打着胆子上去吻他的唇。

柔的快要滴出水的声音加上她躁动不安的身体,对慕容易来说就是最好的催化剂,没有犹豫的,慕容易见她已然不清醒,唇角上扬,将她从包间里带了出来,去最近的酒店开了间房。

一进屋子,怀里的人再也不安分,慕容易忍也不忍的,直接倾而压在她身上,宫芯浑身热气四散,来回的扭着身子,慕容易将她禁锢在自己双腿间,迅速的脱了自己的衣服,继而再度覆上。

“别急,哥哥这就来满足你。”

……

一夜的荒唐,清晨宫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,被子里先她一步拿到手机,接听电话。

一只胳膊越过她,紧接着一道沙哑的男声从背后响起,宫芯还在愣神的脑子瞬间清醒。

慕容易刚刚接完电话,旁边的人猛地一声尖叫,叫得他耳膜都有些阵痛。

然后腰间一痛,慕容易整个人光着身子从床上被人踢下来。

“你为什么会在我床上,你到底把我怎么了!”宫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凌乱,以及地上的贴身衣物,脑子里像是被雷击中一样。

她明明记得自己跟他最后的印象是在饭店里,昨晚的男人不是……左琛吗?

慕容易也不恼,从地上爬起来,笑的一脸邪魅,“当然是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情,昨晚你可是很热情的。”

一提到昨晚,宫芯脑子里慢慢回想起之前的零零散散的一些片段,气的差点昏厥过去。

她向来都有喝红酒的习惯,昨天那酒的度数低,她不可能会不省人事到那种地步,唯一的解释就是她被人下了药。

至于是谁,不言而喻。

宫芯红着眼,伸手就要打人:“你个卑鄙小人!竟然下药!”